手球之夜

十五日晚,賽會為大家安排了一個輕鬆愉快的晚會,可容納六百多人的羣英廳,就在酒店三樓,早已美侖美奐,參賽國家的旗幟高掛會塲,色彩繽紛,而戰馬、國花大型冰雕,迎於入口處。花欵百出的菜餚、甜點、各種不同的水果,放滿三張長桌,參賽隊伍,按名牌入座。我們隔鄰,是美女如雲的西德隊,後面乃彬彬有禮的日本男子隊及嬌滴滴的女隊員。荷蘭、丹麥坐近台前,瑞典、韓國、中華則殿後。

五光十色,鮮艷奪目的民族服裝,穿在韓國女孩身上,顯得特別端莊、嫻淑;開放的歐洲球員,被她們的美麗裝扮吸引住了,當她們帶點害羞,緩步進塲時,大家都報以讚頌的掌聲。

瑞典金鼓齊鳴,一半隊員翹起屁股,另一半則作鼓手敲打狀,又唱又叫,好不熱閙。荷蘭模仿銀樂演奏,拉長管手勢,翻樂譜動作,合拍的急停、齊唱,叫我們捧腹大笑;另外,他們的長蛇舞,全塲走動,把各國球員,帶進歡欣快樂的舞步中。

亞洲球隊,除日本娃娃,有較突出的表演,載歌載舞,掀起另一個熱閙氣氛外,其他隊伍,只是上台歌唱,表現溫文爾雅;我們請得中華男女隊員,齊唱一曲﹕「我是中國人」,獲得不少掌聲。

丹麥嬌娃,顯出豪放本色,邀請了瑞典男子隊,齊舞、齊唱,陶醉在狂歡的歌舞堙C西德金髮小妮,平日斯文文,表演起來,判若兩人,絶不讓丹麥姑娘專美,晚膳後,換過紅條紋或藍條紋鬆身上衣,閃閃發光的飾物繞於褲管外,歌唱起來,瘋狂、惹笑、豪放扭動,一曲下來,歐洲的球員,大叫「姑巴呢!」再來一個,帶着全塲,進入又一個歡樂高潮。

 

閉幕典禮

經過多日,連塲大戰,錦標誰屬,已露端倪。十七日下午五時,全部賽事,順利完成,整個過程,在和諧融洽的氣氛下進行,絶無火爆塲面出現。這天,各國健兒,又再聚首一堂,接受大會的奬勵,各領隊,先後上台,感謝中華手協的辛勤策劃,讓世界各地青年男女,有機會走在一起切磋球技,更感激大會,熱誠欵待,令大家感到,中華民國人民,都熱情好客,使人人有賓至如歸之感。

    嘉賓致詞,哈森先生特別提出,中華是一支良好的隊伍,球員的表現,令人讚賞。香港是最年青的球隊,看他們演出,便知訓練有素,加以時日,必成大器,不知是否江湖術語,抑或由衷之言?我們還是受落,高興了好一會兒。

    男子組錦標,由上屆盟主瑞典再登皇座,他們戰績彪炳,韓瑞大戰,由於兩者實力相埒,打得難分難解,結果握手言和,其餘四塲,都全無對手。猛虎韓國,連塲大捷,袛是被我們所累,因我隊輸給瑞典球數太多,至屈居亞軍,季軍中華,荷蘭殿軍,日本第五,我們卻拿個優勝獎盃,其實包尾。

  女子組方面,韓國英雌,不讓鬚眉,勇猛異常,面對高頭大馬的北歐豪放女 ― 丹麥,一點無懼,打過平手,日韓之戰,更搶42球,日女是役袛入球18次,韓妮每仗都有精彩表現,其登上后座,除丹麥姑娘外,無不口服心服。丹麥對日本,僅一球險勝,得球較韓隊少,故坐亞席。日本第三,西德第四,中華女將,與我們同一命運,敬陪末座。

    較為輕鬆的閉幕禮後,各國青年男女,有說有笑,交換球衣,留下地址,有點依依不捨,未知何日,再度重逢,離開手球的大家庭,又各踏前路,只得說聲Good Bye,珍重再見,喊句「沙唷啦啦」,「安寧客思思唷」。感情豐富的孩子,雖然不至熱淚盈眶,但也有點心酸酸的。

    韓隊教練,深夜造訪,特地送來設計精巧,又富民族色彩的禮物袋,袋口有家中電話,叫我找機會到韓國,他會駕着汽車,帶我走遍名山大川,遊盡漢城。我也請他來看看多采多姿的香港,並囘贈一件印有CMT校名的拯溺隊服。

    我們同是中學教師,感覺特別親切。他的球隊中有兩名是他高中的學生,後來知悉港隊竟是我校同學,大感驚奇。我們雖言語隔膜,大家比手劃腳,互相溝通,算最老友。

    如冏、香蘭,兩位台北姑娘,前者担任荷蘭隊的翻譯,後者則為西德隊作橋樑,皆輔仁大學外語系高材生。我們在台那幾天,得到她們多次幫忙,替我們向大會追囘「每日戰報」,又協助我們物色翻譯員,雖未成功,仍要感謝。中華手協以為我們都會國語,把我們當自己人看待,所以,我們跟中華隊一樣,都沒有安排翻譯人員,故兩位女孩,常拔刀相助。她們雖非幫助我們翻譯的工作,但一些瑣碎事兒,必須抽時間與賽會聯絡,大如開閉幕典禮,如何進行?小如想吃中菜,安排車輛上台北、看球賽等,有他們這羣當翻譯的大學生協助,辦起事來,就方便迅速得多了。

    冏、蘭二人,對世界大事,國家前途,教育及僑生政策等,皆有其獨特見解,她們懷着希望,充滿自信。如冏這小妞,更曾單獨一人,前往泰國北部體驗一下那落難華夏遺民艱辛的非人生活。她亦是一個世界性大學生組織的幹事會成員,她現正為爭取在台北舉辦世界大學生會議而傷腦筋,因為要取得主辦權,必須邀請所有會員赴會,而中國大陸的大學生組織亦為該會成員之一,如何說服政府官員,改變國家政策,讓中國大陸的大學生也能參加,真不簡單,但仍然努力設法解決,她就是一個這樣積極而幹勁十足的女孩子。

    亞Hub是荷蘭隊的大男孩,為人和藹可親,哥哥跟他最好朋友,昨天哥哥收到他從荷蘭寄來的航空郵簡,說他在一所大專接受酒店業的專門訓練,他五月十一號前仍在放假,然後要通過考試。到六月,將去法國St. Tropez一大酒店實習五個月。叫哥哥常常寫信給他,保持聯絡,又說懷念在台灣時與香港隊一起生活快樂的日子。

    通過中正盃手球比賽,大家在遙遠的歐洲,或較近的東亞,建立起友誼,結識了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