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日酒店

半小時後,我們抵達選手村 假期大飯店。這間飯店,跟香港的假日酒店,原屬同一集團經營,可能由於多年失修,又易老闆,Holiday Inn 改名 Holiday Hotel。雖然舊了一點,設備尚算一流,大酒店應有設施,多已齊全。接待人員把我們安排在最高的十一樓。校長住的房間在東,我在西,中間客房,盡是同學天下。我們在Y形的大樓中,佔用了兩翼房間,另外一翼,還有別的房客。四部自動電梯,由大堂直達各樓。電梯旁有大雲石。我利用賽會海報的底面大書 ﹕「香港青年手球隊代表隊作息時間表」,然後貼在大雲石上。除了早午晚餐,比賽、就寢、及每晚的檢討會外,餘下的都是各人自由活動的時間。年青人活潑好動,廣結天下美女、豪傑的心態,校長與我都絶不禁止。當然要服飾端莊,衣履整潔,說話得體,公衆塲所,知恥識禮。起初,輝仔的丐幫裝扮,立即禁止,否則紀律處分,禁足外遊,同學們都能潔身自愛,不違隊規。酒店附近,正發展新的社區,一幢幢的別墅,座沃土上,安逸地待着它的主人。佇立客房窗前,遠眺山巒疊翠,豎起一棟不知名的塔樓,幾間古樸的農舍,飄浮着裊娜舒綣的炊烟,好一幅寧靜淡雅的田園美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