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上征途

        亞鏘(手總秘書,現任教理工學院)不單是先後同窗,亦生(我校學生)亦友,晨早就趕來機塲相送,好不開心。飛機經過五十多分鐘航程,從滂沱大雨的香港起飛,轉眼間,穿過厚厚雲層,沖上九霄雲外,迎向東方的旭日。耀眼的陽光,猛然衝過機旁小窗,照得滿艙生輝。腳下雲海起伏,波濤萬頃,林鏗、耀新,被窗外的美景吸引,拍下不少雲海幻影,我也把握機會,替各隊員寫下航機中的紀錄。空姐剛收好餐具,擴音器已傳來 ﹕「請各位旅客繫上安全帶,航機馬上要降落中華民國桃園中正國際機塲,謝謝各位乘撘日本亞細亞航機,希望下次再有機會為各位作更完善的服務,謝謝。」窗外又是細雨輕飄,昨日及剛才的陽光,不留下半點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 航機靠好停機坪,穿過機門,直達機塲自動走廊,徐生一馬當先,校長,哥哥亦緊隨其後。長長的自動電梯,把我們送到辦理入境的關口。台北手球協會張黃兩位先生,已在恭候我們一小時有多了,得到他們的協助,入境手續迅速辦妥。中正機塲的寬敞氣派,就顯得香港國際機塲的侷促。第一次出門的「大肥」顯得格外興奮,除全家總動員送機外,他的媽媽更特別為他準備安全護革 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」說得一點不錯。

    步出機塲,初次踏足寶島的亞旺、亞威、亞輝、亞巢、小雄,都覺得新奇,四處張望。衹見遠山隱隱,修剪得奇怪狀的小榕樹,在濛濛煙雨中,顯得格外剛勁青葱。對着機塲門外,在隨風飄舞的國旗召喚下,大家又拍了不少紀念照。賽會安排的旅遊車,把我們從機塲支線帶往主幹的南北高速公路上。只見每邊六線行車,寬坦的大道,盡是車輛,都在風馳電掣,眨眼間,消失在雲霧細雨中。好一條高速公路,把台灣南北交通聯繫,從八小時的車程,縮減至四小時,其中三段路面,更可供戰時飛機升降之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