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六甲李基洪

大開眼界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一九九九年六月三十日,對我們一行人特別有意義。那日,我們擁有特別的身份,在機場入閘處和校長、家人和朋友道別。在我心頭湧現的便是一種無形的壓力,我們一伙人要表現出色,盡力做到最好,以手球比賽作文化交流,從而吸收比賽經驗及技術。因此,我們絕不可掉以輕心,有辱港譽。除比賽外,這可算是一項重大的考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角色也一點不比他們輕鬆,我是他們的訓練員。我的態度嚴不嚴謹、認不認真,可說是影響深遠。因此,在個多月的艱苦訓練中,我一點也沒鬆懈,且更加投入,成為他們的一份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話雖如此,在訓練及長征中卻遇到不少難題。如怎樣鼓勵球員堅持艱苦訓練及平衡球員心理質數等,而這一切對我來說真是束手無策。但身為訓練員的我,對球員的生理及心理卻是最清楚的,因此,在責任二字的驅使下,便得硬著頭皮去尋求解決方法,幸好地,得到老師和朋友的意見及幫助,問題也得迎刃而解,怎樣能夠保持信服力?如何從訓練中學會中庸之道?這一切我也一一意會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話分兩頭,跨洋過海,走到意大利,我一點也沒忘記的是爭取勝利。但談何容易,走在提投摩市的長街上,這裡各國旗幟懸掛半空,隨風飄揚,熾熱了我們每一個人的戰意,勝利頓時成為必然之事。除意大利本身的隊伍外,我們是第一支到來的球隊。為了早點適應環境及時差,我們一到步便開始練習,向著我們目標邁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意大利時間七月四日,球賽正式開始。本來寂靜的提拉摩市卻變得有如百鳥齊鳴,吸引不少人圍觀,熱鬧非常,我們的心情亦越加緊張興奮,打不死的中國人也懂得知己知彼的道理,我們深知迎面的敵人無論力氣、身形都比我們強。要勝出就只得靠我們加倍的努力、加倍的戰意與及加倍速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時間到了,戰意濃厚的我們步入體育館,熱好身,掛好區旗、東華旗及校旗。來張大合照後。第一場對手冰島,各隊員也有將冰山劈開之信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連七場賽事終告完結,我們並不能晉身決賽,但無論如何,我們已一場一場的改進過來。不畏對方之身形、力氣,勇於投入作賽。雖然這次不能獲得好成績,但我們能夠觀摩各地文化與比賽經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賽事輸了,但我們也不忘這次遠征的另一目的以手球作友誼大使。到閉幕禮當日,我們更獲得全場最大之獎盃,「最受歡迎球隊獎」、因此,總括而言,我們雖輸了比賽,但卻嬴了友誼。頒獎禮後,各人爭著上前與獎盃留下最光輝的一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對我而言,今次旅程是十分精彩的,很多事物也是初次接觸的,使我人生經驗大增。希望下次能再有機會為港出力,不單只在友誼交際方面,還在比賽上有優異成績。